2015.08.12 主席嚴建平接受香港財華社清談節目《有話直說》的訪問邀請談高鐵工程。

主席嚴建平接受香港財華社清談節目《有話直說》的訪問邀請談高鐵工程。 2015.08.12 • 主席嚴建平接受香港財華社清談節目《有話直說》的訪問邀請談高鐵工程。 9月2日播出。FinTV.hk 現代電視 – 嚴建平:政府管理大型基建項目水平不夠(第一節)   http://m.fintv.hk/video?code=317730&lang=Zhtw – 嚴建平:高鐵造價初期估算過於樂觀 (第二節)  http://m.fintv.hk/video?code=317743&lang=Zhtw – 嚴建平:高鐵工程應完工不可爛尾(第三節)  http://m.fintv.hk/video?code=317766&lang=Zhtw      

2015.07.07 嚴建平的【高鐵難題及應對之策】文章刋登於星島日報

2015.07.07 嚴建平的【高鐵難題及應對之策】文章刋登於星島日報 (文章)高鐵難题及应对之策 香港建設管理交流中心主席 香港建造專業人士協會會長 嚴建平 工程師 JP 近日盛傳香港高鉄很可能從前期估價的650億元,超支250至300億,完工日期甚或要延遲至2017年之後。綜合報章及業界消息,除了早期說的地質、天氣、材料及人工通漲等問題外,香港高铁當下正面對三大难題: 1.一地兩檢還未解決,嚴重影響九龍总站內部的設計進度,拖慢跟着的建築及機電設施工程,或引發很多設計改動。 2.龐大超支誰來承担,政府及港鉄的互相推却責任,於事無補,祗會令資金緊絀。承建商在索償不果,资金不足之下,祗有「擗炮散水」,引發工程半爛尾。 3.总站天幕設計爭抝多時,如未能及時調解,必會增加承建商索償,及令工程進一步滞後。 其他問题包括: 4.政府及港鉄管理層肯定溝通不足,協調能力失効。必須加强改善持份者相互溝通,通報機制,以便即時作出「補鑊」,減少進一步的超支及延誤。 5.政府及港鉄管理層能力有目共睹,必須盡快作出改動及改善。 6.普遍的香港高鉄员工雖努力工作,受事件影響,屈辱難伸,有損士氣。 7.大政治氣候影響正常项目管理,不利專業發揮作用。 早前有人說停止工程「止血」,說法匪夷所思。工程爛尾是下下之策,祇会圖然浪費已建成的鉄路設施,毫無經濟效益。然而250至300亿的超支,是否还会增加呢?最佳之法必須盡快確定通車必需項目,計算封頂數額!据聞在2008/09時,地鉄估價是800亿,而時任政府堅持是650亿,是否过份乐观? 同意立法會查找不足,公平定封頂價。立法會亦要以大局為上,一起化解危機。 我們從項目管理角度,提議以下多項有效管理和解诀方案: 1. 撤銷非通車必需的工程。 2. 與承建商談判,以安撫及重拾夥伴关系,共同应付丶解決工程面對白刃問題。 3. 不要強逼加快工程,及過度收緊工序,以減少超高的加班費。 4. 強化政府及地铁管理層,引入熟識本地情況的本地專家。 5. 降低非核心工程質量,先保封頂價,日後再待機提升質量。 6. 最後政府主導,下定決心,盡快解決前三大問題,否則高鉄工程問題只會延誤下去,看不到隧道曙光。 /NNN

2014.05.23 嚴建平的【從工程項目管理角度看高鐵事件】文章刋登於星島日報

2014.05.23 從工程項目管理角度看高鐵事件 香港建設管理交流中心主席 嚴建平工程師太平紳士 高鐵的嚴重延誤及超支引起社會廣泛關注及討論。在立法會、政黨追究政治責任之餘,我們工程業界是最熟識工程項目的,我們有必要向社會表達我們對目前高鐵工程情況的意見。高鐵是一項大型工程項目,所以我從項目管理角度評論高鐵延誤及超支問題, 和提出補救方法的思路。 工程項目表現不佳,往往產生以下問題: 1.進度滯後 – 港鐵最近自我公佈,設施完工期可能延誤1至2年 。據聞,港鐵內部討論多時,議而未決,拖了多月,信息遲遲未有公開,錯失亡羊補牢的機會。 2.成本暴漲 – 傳媒報道高鐵資本投資超出預算34至100億之巨,預留的備用款項也有機會耗盡。我們更會進一步問將來常規支出,會否增加?會否加重未來營運負擔?需要多少工程延期來申請額外撥款?工程是否物有所值? 3.質量問題 – 有否妥善舒緩對沿線樓宇及環境的影響?市民是否滿意高鐵產品或服務質量?受影響居民是否得到所需要的補救工作和賠償? 工程項目表現不佳的原因很多。在項目規劃期,我們需要檢討:1.項目目標是否清晰;2.功能摘要是否清楚;3.期望是否實際;4.風險評估和管理是否受到控制;5.規劃和協調是否有效;6.應變措施是否得宜等。於項目執行期,我們需要查找:1.項目管理是否妥善;2.項目架構是否有效;3.質量系統是否足夠;4.項目控制是否恰當;5.項目步驟是否按步就班;6.生產力是否保持;7.團隊溝通是否清楚等。 綜觀現今高鐵公開的消息,問題重點在於項目管理架構及管理階層人選。首先,政府及港鐵管理監督架構已是香港最嚴謹的,當然仍可進一步加強改善。人謀不臧才是問題徵結所在。現階段港鐵高層已承認失敗,没有做好溝通工作。他們已對自己失去信心,應該不可再全盤依賴。政府有需要重整項目管理團隊,甚至需要直接介入。在重整隊伍時亦應檢討中、高層以上的領導。應當選取熟識香港地質、建造業、政府議會運作、本地工程文化情況,與本地社會、持份者溝通能力為要。政府可設置專家小組幫助港鐵團隊。香港建設地鐵40年,已培養一大批數目具備專門技術及大型項目管理經驗的工程專才,我們應以找熟識本港情況的本地專家為骨幹。 目前最急切的是追回工程延誤時間及盡量減少損失。首先,削減非首輪通車必須的,而以後仍可後加的工程,例如減少月台數目; 或降低不影響通車的工程質量要求,例如裝修、園藝等,以維持原來批核撥款的 650 億。另一方面,可加人、加時、加機器、採用新建造方法,以追補延誤的時間。 政府應更主動監督港鐵的補’救方案,做好工程合約管理,避免承建商乘機大事索償。然而,政府更要小心在趕工上不會對工人安全、市民財產、生活、交通及環境等產生不良的影響。 /08.05.2014